博客网 >

第一次出国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第一次出国

要出国了,按说是个令人兴奋的事情,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国,但之前为了那个该死的印度工作签证,足足等了我差不多三个月,人都等得没有兴趣了,在已经放弃出国打算,准备回家过年的关键时候,签证姗姗来迟了,请假请不了了,因为过年还早,没办法,走吧!就这样定了机票,20031230号出发,31号到达印度,我新的一年注定要从印度开始了,途中经过马来西亚吉隆坡转机,这出国的第一夜,就要在那里度过了。

       出发了,事先租了车,通过关口,一路顺利,到达香港机场,1435准点起飞。路上感觉香港也不怎么样,跟深圳差不多。由于是一个人,旅程很乏味,不过在飞机上发现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飞机很是气派,不仅大,且装备齐全,每个座位都配有视频点播系统,可以听音乐,广播,还可以打游戏,服务到底比国内航班不同。

邻座一对夫妇华语讲得不错,一问之下方知是马来西亚华裔商人,专程到香港旅游,此行乃是回家,恰好于我通行了,那个马来西亚人一听我是大陆来的,顿时来了兴趣,跟我一阵狂侃。他很以自己是华人而自豪,告诉我说,在马来西亚,华人控制着整个国家的经济,城市里大的商店大公司都是华人开的,马来人却好吃懒做,没有什么发达的。政府要给马来人发救济很多马来人才能上学,而华人都是自己的钱供子女上学。谈到经济,对大陆经济也是大加赞赏,这些年各国商人都纷纷到中国投资,经济增长如日中天。他很坦率的谈到自己很佩服邓小平,说他在89年天安门事件中果断处理问题,避免中国沦落到前苏联一样的下场。对西方所说的不尊重民主的批评不屑一顾,断言国家的强大需要坚强的领导。并意味深长的说,中国起来了,以前看不到国际航班上有中国大陆来的,这些年中国起来得非常快,已经到了无孔不如的地步,到处都有大陆来的,为什么美国经常跟中国作对,就是因为中国上升的力量不可阻挡! 我只是笑笑说,中国很大,真正出来的目前还是很少,现在还仅仅是个开始而已。他还兴致勃勃的谈到了中国的商品,看来国际上对中国商品的认识是一致的,就是质量不怎么样,但价钱便宜,且价格优势明显,一台电视机可能是别人一半的价钱,不过用可用不了多久,我记得我以前何印度人交谈也谈到了同样的话题,印度人也是这么个感觉。刹那间,我想到了我们华为的产品,估计给别人也是同样的感觉,身为中国华为员工,心中不免一阵愧疚。不过他又谈到,目前的中国就像当年的日本,当时日本商品出来的时候,也是价格低,质量差,但后来逐步树立了品牌,质量也慢慢提高,现在日本商品已经被多数人认为是好的商品了,而中国则取代了日本廉价货的地位,相信以后中国商品的质量能够逐步提高,品牌也会逐步树立。我不禁感慨,我们在经济领域中的抗日战争还远未结束,要想打赢这场硬仗,我们要付出的努力还很多,但我相信华为一定率先成为国际品牌的。交谈之中我很惊讶,他懂得多种语言及中国方言,包括华语,马来语,英语,以及广东话,客家话,潮州话等等,并深以此为自豪,他还自豪的说,即使是中国大陆来的,也很少能懂得他那么多的方言。这到是真的,我这个大陆来的在深圳住了三年也只能讲华语和英语而已,最多还加上家乡的湖南方言吧。我不禁好奇的问,一个人怎么可能掌握这么多语言呢?他一笑,说道:“没有人是天生的语言天才,一是要语言环境,二是要自己努力”他自豪地说,马来西亚有独特的多元文化环境,各种语言都有且自由发展,在有些城市每个区都流行一种不同的语言,你到那里自然就需要讲那中语言,可以说在同一个城市就有多种语言环境,小孩子不用教,到一定的年龄自然也能讲几种语言和方言,另外华人很努力,他自己就很努力学习,每到一地都努力学习当地的语言,多年生意场的磨炼,各种语言自然黯熟在胸。最后仍然不忘说,华语的地位以后一定是最高的,现在马来,新加坡等地都很重视华语,以前新加坡为了该资讯产业,注重英文而放弃华语,是一个很大的失败。我不禁又是一阵感慨,中国的经济是上来了,中国自己的企业和品牌什么时候上来,中国的企业和品牌逐步上来了,中国的语言和文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上来。

说着说着,马来西亚到了,下午7时许,我第一次踏上了异国的土地,我不懂马来文,也不知道对方是否懂中文,不过一路英文过去到也顺利得很,服务人员都很热情礼貌,我领了行礼,还拿到了一个3三天的过境签证,可惜的二天早上就要飞印度,不能欣赏吉隆坡的风景了,只能在机场混一夜。

马来西亚总体机场给人感觉并不特别,不过很大,很豪华,天棚的拱顶也很有特色,既有现代艺术的感觉,又有一些民族风味的意思。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空姐的制服很是靓丽,有些像中国的傣族民族服装,很具民族特色,配以空姐们绝佳的身材,很是养眼。电梯中遇到一个空姐,我找了个茬,用英语聊了一会,然后还跟她在服务台前一起排队,其实我是明天早上的飞机,这时候排队肯定是白排。空姐音容婉转,明眸善睐,我对马来西亚的印象顿时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当然是领不到登机牌的,飞机还早。突然感到肚子饿,中午在香港机场的面条早就透支了,飞机的航食也很是一般,环机场大厅一转,发现肯德基,麦当劳遥相呼应,这一对冤家到哪都在一起。很想吃点马来特色饭菜,倒是有一家,广告上招牌菜令人垂涎欲滴,一看价钱吓了一跳,老老实实吃肯德基,再无半点非分之想。机场肯德基的一号套餐比深圳还便宜,不过是要付马币的。急忙拿了30美金,换了大概112马币,马币比人民币贵,一个马币大约2人民币的样子。8个多马币就买到了一号套餐,还是那个肯德基,不过和深圳的还是有少许不同的,薯条基本成块状,不如深圳的好吃,鸡米花炸得也比较老,不嫩。番茄酱是一瓶一瓶的,放在桌子中间,要吃自己倒,有点像中餐馆桌子中间摆着的醋瓶,不像深圳是一包一包的发给你,估计马来人吃番茄酱比较厉害。只有可乐还是那个味,且和深圳一样,加着大堆的冰块。

吃完了,四周转了转,机场外车流不断,远处道路灯光如带,仿佛又回到了故乡长沙黄花机场,好像连植物都很相似,马来就是热了点,记得每次回乡过年都是冬天,很冷。

又回到机场,一个人闲的无聊,找人聊聊,碰壁! 遇到不能说中文,也不能说英文的,真头痛,大家互相带着白痴般的微笑,听着对方发出的噪音,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,赶快换地方吧。眼前走过一群带着头巾的马来穆斯林女性,耳畔响起一阵马来鸟语和让我有点云里雾里的马来味英语,终于意识倒一个问题,出国了。

吉隆坡机场繁忙喧嚣的一天从早上五点就开始了,我从睡梦中被嘈杂的声音吵醒,在机场的长椅上斜躺了一夜,天顶上明亮的灯光,时不时还有报飞机航班的马来鸟语,一夜都没有没有睡好,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等洋罪,唉,不是为了公司的革命事业,咱也用不着去印度那个蛮荒之地了。

       爬起来后,揉揉眼,背着包晃了一圈,洗手间里漱了口。出来到处找吃的,路过一家机场内的书店,看样子希拉里的《生活历史》正在热销之中,位置显著,机场的的书很贵,随便一本小书折人民币都上百,不划算,2个马币买了本英文新海峡时报(英文New Straits Times)书店的书基本是英文,报纸有英文,马来文和华文报纸(简体字)。

       昨天在问路的过程中提到很多人提及一个什么快餐店,看来在机场还小有名气,于是决定找到它瞧瞧,心想事成,出了书店一转弯就到了。嘿,原来还是马来快餐,看价钱也还公道,折人民币二三十一份,也罢,试试看了。买了一份好像在中国比较少见的快餐加一份饮料,快餐份量极少,纯属点缀型快餐,一吃发现就是中国炒粉,在加了点什么乱七八糟的海鲜,估计有放了番茄酱,酸酸的,难吃死了。心里嘀咕马来现在为什么海盗比以前少,估计主要是开快餐点利润高,又比抢劫安全,海盗都改行了开快餐店了。

       正想着,一个花白头发的中年马来人走了过来,微笑示意后,和我一张桌子坐下。我聊了起来,他不懂华文,但英文还不错。听我说是深圳来的,连声说起中国经济不错等等,又说自己曾经取过深圳,湖北等地,此人是个商人,去过很多国家,看起来马来人对美国印象很差,说那是野蛮人的地方,对美国的先发制人的政策仇恨之至。我不禁暗自感叹,美国虽然强大,但是弄得到处怨声载道,埋怨四起,恐怕对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。得了,反正不关我的事,爱打谁打谁,由他去吧。最后他还说道,我很幸运。我立刻问为什么,他说,你的国家很大,十多亿人,有几个能象你这样出来的。我立刻反驳,告诉他现在中国出来的人虽然还少,但在很快增多,象我们公司现在出来的人就已经比较多了,以后会更多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   匆匆换了登机牌,进入候机室,细心打量周围的乘客,各色人等,一应俱全。一对印度母女坐在我旁边不远的长凳上,浑身珠光宝气,每人右手戴着八个金手镯,左手戴着金表,手链等,手指上满是戒指,耳环项链都是又大又粗,穿着豪华的印度民族服装,夸张得很。忽然看见对面的长凳上躺着一个金发女孩,穿着白色的吊带紧身衣,大约只有十多岁,还未发育完全,但诱人的曲线已经若隐若现,十分可爱,猛然她跳了起来,散开头发,背过身去,摇着头,抖动微微卷曲的金发,青春从发间直射而出,很有美感。小小年纪就会来这一招,长大前途不可限量。再看看身边的印度女孩,我真的很想说,重要的是展示你自己的身体而不是你的装饰。为什么东方女孩总是包得这么严呢?

       飞机又起飞了,我在飞往Chennai的路上了,发现我成了真正的少数民族,一飞机的印度人,不过我在中国已经就习惯了被印度人包围的感觉,所以也并不觉得异样。和我邻座的是一个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的印度年轻人,在马来工作,回家探亲。他很热情,积极的向我介绍印度,他还教我如何用梵文读写“你叫什么名字”,我也教他如何用中文读写“你叫什么名字”。一路顺利,快到Chennai了,快要看到印度了,我从飞机窗口往下一看,吓得叫出声来。我看到无数的小房子,一栋一栋,密密麻麻,望不到边,心想城市建设怎么能这么搞,住在里面还能透过气来吗。

       终于在印度降落了,顺利入境。第一感觉就是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差的机场,中国一个像样的火车站也比这个机场强,机场又小又破。我还看到站岗的警卫拿着真枪看门,够恐怖的。我急忙领了行礼去换国内航班,我问那个门卫路,他哇啦哇啦的说也说不清,只说进去往左,我冲他一笑,他也咧开浓密胡子的大嘴冲我傻笑,手里握着那杆老枪,露出一脸的憨厚。又换了登机牌,飞机起飞还有几个小时,只好再等,我发现机场中美女指数非常的低,几乎没有几个,只看到一个高鼻梁,个头很高挑的印度女孩,长得还不错,就连很多机场工作人员都长得惨不忍睹。反正是很无聊,又累的很,没有睡好,困得很。

打了一会盹,稀里糊涂又上了飞机,空姐长得也不怎么样,服装也没什么特色,一路打盹飞到班加罗尔,下了飞机,遇到接机的司机,还算顺利。

出了机场,发感觉这个机场非常小,机场对面的公路十分狭窄,也就比中国的乡村公路稍微宽一点,还很拥挤,路上还有狗窜来窜去,接我的是一辆专车,里面居然有蚊子飞来飞去。路两旁很多小小房子和店铺,竖着各种招牌,多数都写着几种文字,英语最为普遍。不一会到了华为印度研究所所在地,号称是班加罗尔最豪华的酒店,感觉还不到十层楼,路的对面就是 英特和IBM的办公室,看上去还是比较气派的。街道交通极其恐怖,没有出租车,只有一种打表计程的三轮车可以算作是出租车了,道路上真的有牛车出没,虽然不多,冷不丁还能在人行道上看到牛粪狗屎之类的东西,走路一定要小心。路中间跑着各种各样的汽车,甚至还有很老式的已经停止生产了的甲克虫汽车,我想我要是钱有多倒是可以买一辆做纪念。人多得吓死人,过马路的时候如同打仗,十分危险。路边的店铺又葬又烂又小,就在这么繁华的路段,平民窟随处可见,低矮的房屋,恶心死了。公共汽车看上去都破得要命,一点都不像深圳的大巴,估计就是有那样的大巴,道路太窄也没法开。

办公室还不错,只是显得很拥挤,每个人的空间都比较少。公司有个中国食堂,有中国厨子,饭菜还能吃,这么遥远的地方能吃到中国菜已经很不错了。

第一天住在Sai Garden, 离办公室比较远,于是打车过去,司机是个年轻的印度小伙子,很勤快的样子,英文还算流利,于是又随便聊了一会。班加罗尔是个老城市,但是近年来信息产业发展,外来人口也很多,号称是印度的硅谷。班加罗尔本地语言为卡邦语,与泰米尔语很类似,另外,能讲梵语和泰丽古语的人也很多,英语是班加罗尔的主要的通用语言。从道路两边看,城市很拥挤,人多杂乱,但显得也比较热闹,司机说也是这些年发展了,新建了不少房屋道路,这倒是和中国比较类似,但整体感觉街道狭小,房屋低矮,有点象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初期的样子。看起来印度人对中国的了解极度贫乏,我问司机对中国了解多少,他连连摇头,还问我中国人是不是都是住在木头的房子里面,还是象他们那样得房子里,他指了指路边的一个小小的两三层楼的小楼房,这样得小房子路边非常的多。当我告诉他中国的道路比印度好得多,中国的房子也比印度人的大得多得时候,他一脸的惊讶。

Sai Guarden是班加罗尔城郊的一个别墅小区,周围是农村,夜晚显得非常宁静,进入房间,里面设施简单,但也基本齐全,太累了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 周可可    2003-12-30

<< A brief introduc... / 评“奥运金牌的陷阱”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可可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